三峡工程的严重后果不是真的,揭秘三峡工程惊天秘密被曝光,
时间:2016-07-10 16:39:55    来源:头条网    浏览次数:    新闻首页    我来说两句()

 三峡工程的严重后果不是真的,揭秘三峡工程惊天秘密被曝光, 222今日新闻-今日头条新闻-头条网-贪污受贿举报

三峡工程惊天秘密被曝光
美国《防务周刊》报道称,美国国防部在送交国会的《中国军事力量年度报告》中指出,台湾为了吓阻大陆,可能考虑瞄准大陆基础设施,例如三峡大坝。此言一出,立刻在美国和台湾引起巨大震动。美国两岸问题专家谭慎格称,国防部能公开讨论台湾如何进行报复,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而攻击三峡大坝“绝对是个好主意”。
     
  实际上,早在1958年,三峡工程人防安全问题就已经提到议事日程。1958年中央成都会议决定兴建三峡工程,要实现毛主席“高峡出平湖”的宏愿。1959年,中央开始规划三峡工程,考虑到战争因素,同时也开始了对大坝人防安全问题的研究。国家成立的人防小组汇集了60多名各方面专家,从1959年到1961年,首先进行了三峡工程抵御常规武器袭击的实验,取得了大量真实可靠的实验数据。近十多年来,仅模拟尖端武器的试验就达200多次。
      
  从1964年到1972年,我国科学家曾对4座模拟大坝进行了7次核武器轰炸实验,取得了极其珍贵的数据。实验显示的最严重情况是,当大坝被100万吨当量的核武器命中时,会产生1000米溃口。从1978年到1988年,专家又连续进行了三峡溃坝实验,研究大坝在遭受核武器袭击后,溃坝洪水的影响范围,以及减少损失的对策。
     
  兴建三峡工程是党和国家经过长达30多年的反复论证后才决定的,对三峡大坝可能成为未来军事打击的重要目标早有考虑。因此,在建设大坝的同时,我国也构筑起了一个严密的防御网。虽然工程全部竣工要到2009年,但有关的防御早就部署就绪,并仍在不断加强。
面对目前的导弹技术,三峡大坝的防御是不可能的。钱伟长的的结论是:〝我们绝不能花了几百亿或几千亿人民币来修一个世界上最大的水坝,给我们的子孙背上包袱,成为外部敌人敲榨勒索的筹码。这里启示我们,在和平还没有保障的国际形势下,三峡工程是千万不应上马的。〞
  
  谁敢动三峡大坝?用什么武器又能动三峡大坝?不但超级大国敢动三峡大坝,就是小国也敢动三峡大坝,甚至国内千万〝孤狼〞也可能动。动三峡大坝可以用核武器,导弹,甚至一艘船或几公斤炸药。X李登位之后,中日关于钓鱼岛的争端不断升级,为数众多的中国人都支持攻打钓鱼岛,鹰派军官放言很自信,取钓鱼岛如囊中取物。
   
  但是发动突然攻击之前,中国须先在三到四天内放空三峡水库,以免达摩克利斯剑落在自己头上,而在短期内迅速放水又会造成超级洪水,形成与三峡溃坝同样的灾难效果。
  一、日本敢动三峡大坝?
  按照中国军事专家的观点,拿下钓鱼岛易如反掌,日本海军不是中国海军的对手,况且中国海军新增了航空母舰,又有核武器做后盾;按照中国外交部的观点,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中国打钓鱼岛是索回自己的领土;纵观网路意见,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中国人都支持早打钓鱼岛;中国政治家们更是走在舆论的最前面。问题是,为什么至今不敢动钓鱼岛?中国不但不敢动钓鱼岛,就是和菲律宾等国有争议的一些南海小岛,中国也不敢动。为什么?
  二、三峡大坝是悬在中国头上的达摩克利斯剑
  打仗和下围棋是一个理。你想围杀对方的几个棋子,首先要考虑自己的棋子是否会因此而受到对方的威胁。门前不清,断然没有先进攻对方的道理。围棋中的一个最简单的原则是〝宁失一子,莫失一先〞。
自从建造了三峡大坝之后,中国在军事战略上是先手丧尽,受制于人,这棋很难下。按照军事评论家杨浪的观点,三峡大坝成为敌方定点威胁的目标,就像悬在中国头上的达摩克利斯剑。你敢打钓鱼岛,对方敢动三峡大坝;你敢打南海小岛,对方敢动三峡大坝。
  夺回钓鱼岛利小,三峡大坝失事损失重大;夺回钓鱼岛,发起军事进攻者在明处,受世界舆论谴责;不用核武器不用导弹就可导致三峡大坝失事。肇事者在暗处,可能永远不会被发现。
 
  三峡工程的严重后果,纯属谣言

 
   根据三峡水库工程目前的设计,该水库的修建和运行将以尚未经过各国实践检验过的依据为基础,特别是设计该大坝的一些依据也从未在规模如此之大的大坝上得到过检验。三峡工程在水库内控制淤积的计划明显面临着许多不确定因素。中国兴建的各种水库大约有83,000座,其中大型水库有330座,在这些大型水库中,有230座现在就有严重的淤积问题,使这些水库的总库容减少了14%,其中有些水库的库容量甚至已经损失了一半以上。[1]三峡水库的预定操作程序是,在洪水季节(5月至9月),水库的水位将被控制在低水平,这个水位被称为“洪水控制水位(FCL )”,在此期间的入库水量将用于发电;洪水季节过后,入库水量减小,水流所带的沉积物也较少,这时入库水量将被蓄积起来,而水库的水位将上升到正常水位(NDL )。三峡水库的设计假定,水流中的沉积物将先在水库内积淀下来、并在库底形成一个均匀的坡度,这一坡度会恰好让以后每年的沉积物自然地运移出水库。据设计者的估计,依水库的洪水控制水位(FCL )的不同,这一坡度将在大坝建成之后的70至150年之间形成。现在全世界大约只有17座水库是采用此类方式运行的,其中7座在中国,1座在美国。[2]这类水库绝大多数是小型水库,只有一座是大型水库,即中国的三门峡水库(编者注:该水库早已因严重淤积而基本报废),但它的库容量仅及三峡水库库容量的18%,规模远远小于三峡水库。因此可以说,世界各国很少有采用此类洪水调节方式来管理水库的经验。
 
    基于这样的不确定性,可以得出以下结论,即支持三峡工程的人对三峡工程预期经济收益所作的至关重要的经济预测,可能是错误的,因而在这个项目上的投资也可能是不明智的。其错误有几个来源,如低估疏浚成本及迁置库区移民的成本,高估通过控制洪水而得到的效益等等。本文只讨论水库的淤积问题。
 
    2.三峡工程设计中的排淤方法不可靠
 
    目前,支持三峡工程的人是通过数学模型和物理模拟来预测大坝建成后的100年内不同时段的沉积状况,而这些模型和模拟却建立在很多并不可靠的假设之上。由于预测和实际操作之间的任何偏差,都将带来巨大的经济、环境以及人文方面的严重后果,因此有必要指出工程当局的预测中可能的最重要的错误。
 
    美国最大的水坝建设工程当中,如Hoover,Gen Canyon ,Bonneville ,Fort Peck,Tennessee Valley等,都未采用三峡工程所选择的沉积冲刷或冲洗方案,美国的经验可以直接为三峡工程将来的不确定性提供一些经验教训。或许可以说,从直接经验中得出的最重要的教训就是,预测的沉积情形和建库后五十年内的实际情形往往相差甚远,而建库一百年之后的沉积情况则是根本无法预测的。
 这首先是因为设计者未必真能预测水库中泥沙的沉积速率,即使有可靠的沉积物流入水库的记录,这些沉积物在水库中的沉淀率也常常很难预测。Murty 曾发现,印度的大部分多功能水库库容的“年淤积损失量是建设时期假设数字的145%至875%”[3].而加拿大扬子联合企业对三峡大坝淤积过程的估算是,只有当流入水库的沉积物中有90%至95%被冲带出水库时,流入和冲出水库的沉积物才能达成平衡,而这大约需要100年的时间;至于想根据一百年以后大致情况的预测来确认大坝的经济收益,则基本上靠不住。[4]在三峡大坝水库运行中最关键的问题是水库的实际管理。在每年5月1日至9月30日之间,大量富含沉淀物的水流将从水库中放出,以便避免在水库中的沉积,那么这大量的水力便不能储存于水库内以备冬季之需;更重要的是,携有沉积物的大量流水正是洪水的成因之一。大量沉积物的流入同时也意味着高水量的流入,所以三峡大坝水库设计中的洪水存贮和沉积物排放这两大功能是互相矛盾的。在三峡上游可能出现洪水的情况下,谨慎的措施应该是关闭大坝的全部或部分排水闸,这样,具有潜在威胁的洪水将可以被存在水库中,而得以遏止下游的洪水泛滥;但如果这样做,这些水流带入水库的大量沉积物就都留在库内,无法被冲刷出水库,这种在水库中沉积下来的沉淀物将淤积在河床上,以后单靠流向水闸的水力是不可能排除的。222今日新闻-今日头条新闻-头条网-贪污受贿举报



分享到: 更多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用户: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
网络推荐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
    友荐云推荐
网络推荐
点击排行
时尚资讯